原创投稿 行业报告 AI展会 数据标注
投稿发布
您的当前位置:主页 > 区块链 > 正文

全球区块链第一股诞生,矿机企业迎来“高光时

来源: 时间:2019-11-23

  11月21日晚,嘉楠耘智正式在纳斯达克敲钟上市,此次上市初始发行价为9美元,初始供应量为1000万,筹资金额为9000万美元。嘉楠耘智赴美IPO后,也顺利成为 “全球区块链第一股”,是国内首家赴美上市的矿机企业。

  矿机企业坎坷的上市之路

  据了解,这并不是嘉楠耘智第一次冲击资本市场。在2016年,嘉楠耘智首次尝试“借壳”鲁亿通登陆A股市场,然而多方的质疑使得鲁亿通放弃了交易申请。2017年8月,嘉楠耘智再次寻求在新三板挂牌上市,然而在一个月后的9月4日,国内加密货币市场遭遇政策监管风暴,相关部门开始禁止境内一切加密货币交易和lCO,嘉楠耘智也在当年10月和11月连续四次收到股转公司询问意见,最终在次年3月主动放弃挂牌,其上市梦三次破灭。

  与嘉楠耘智并称“矿机三雄”比特大陆和亿邦国际的上市之路同样充满坎坷。

  2018年9月26日,比特大陆向港交所提交了主板上市申请,但在接下来的6个月里,上市文件再无更新。根据港交所的规定,企业若在提交上市申请后6个月内无进展的话,则该次申请失效。

  今年3月26日,也就是在比特大陆提交上市申请6个月后的最后一天,比特大陆的联合创始人詹克团和吴忌寒,以及CEO王海超发布全员邮件表示,“这一轮IPO申请将于近日失效,未来会在合适的时间,重新启动上市工作。”

  今年6月,彭博援引知情人士消息称,比特大陆将恢复IPO计划,最快7月向美国证券交易委员会(SEC)提交上市文件。而根据嘉楠目前在SEC上显示的信息,其首次递交上市申请草稿版的日期为7月23日。

  同时,比特大陆还在6月底进行了新一轮大范围员工期权的签约,甚至几乎是“全员持股”,这亦可视作是赴美上市的前期准备工作。然而到了10月,比特大陆管理层却发生了一次“震荡”,两位联合创始人之间的矛盾也随之公诸于众,这直接拖缓了其公司的整个上市进程。

  而另一家比特币矿机生产商亿邦国际也没有逃出上市失败的命运。据公开资料显示,2018年6月24日,亿邦国际正式向港交所提交上市申请,此后12月20日第二次向港交所提交招股书,后据港交所官网显示,该申请已失效。

  据悉,由于此前亿邦国际卷入银豆网非法集资一案,向其销售了大量的比特币矿机,并收取互金公司银豆网的5.249亿元,之后被投资者维权,深陷维权旋涡。此事可能影响了该公司上市进程,被香港证券交易所暂停公开上市程序。

  多次折戟,矿机企业终迎曙光?

  此次嘉楠耘智赴纳斯达克上市,打响上市第一枪,对行业来说无疑是重大利好,对于矿机厂商来说,也是标杆性事件。

  事实上,目前区块链产业,不论是产业规模、投融资额度、从业人员素质等方面,都与TMT、人工智能、物联网等相差较大。此次嘉楠耘智登陆国际资本市场,无论是舆论层还是资本层面,都能为整个行业注入更加强大的动力,带动矿机企业扎堆上市。

  从行业角度看,嘉楠耘智上市代表着传统资本市场对区块链的认可,作为主营区块链相关第一股,对两个市场起到了有效的连接作用,利好于区块链正向发展。

  在资本战场上,“区块链第一股”的嘉楠目前无疑占得了先机,它的成功上市也进一步反映了资本对于区块链企业的认可,但这也并不意味着矿机制造商的上市之路就此通畅。不可否认的是,矿机企业拥抱国际资本市场的故事即将开始。

  AI芯片会是矿机巨头“续命”的关键吗?

  在招股书中,嘉楠耘智将自己定位为:“领先的超级计算解决方案提供商”,希望利用先进工艺技术的早期和大规模采用的趋势来建立世界一流的半导体公司。招股书显示,嘉楠耘智已经具备 AI 芯片设计能力,这也是嘉楠耘智商业模式的一部分。2018 年 9 月,嘉楠耘智发布了第一代 AI 芯片 Kendryte K210,并于 2018 年第四季度开始批量生产。

  虽然嘉楠科技想将自己定位为AI芯片开发商,但从其披露的招股书显示,矿机销售还是其重要收入来源。

  据招股书显示,2017年至2019年前三季度的营收构成可以看出,2017年,嘉楠科技矿机产品收入为13.03亿元,AI产品收入为零;2018年嘉楠科技矿机产品收入为26.99亿元,AI产品仅为30万元;2019年前三季度,嘉楠科技矿机产品收入为9.45亿元,AI产品为140万元。

  从销售的矿机类型看,2017年嘉楠科技只卖一种矿机A7,当年收入12.96亿元;2018年,嘉楠科技矿机类型扩展到A7、A8、A9,当年收入26.43亿元,其中A8系列产品占大头,营收24.37亿元;2019年前三季度,嘉楠科技矿机类型增加了A10系列,A8、A9、A10共销售了9.3亿元。

  可以看出,AI产品收效甚微是比特大陆现在面临的难题之一。

  除了嘉楠耘智,另外两家矿机厂商也在不断尝试进入AI芯片领域。比特大陆在2016年宣布业务向AI芯片方向延伸。利用其在研发矿机时在ASIC芯片上的技术积累,比特大陆已量产发布多款云端系列和终端人工智能芯片,可应用于人脸识别、自动驾驶和城市大脑等诸多人工智能场景,将为福州的城市大脑项目提供基础算力支持。

  另外,亿邦国际在去年年底提交的招股书中也表示,已完成了包括物联网应用在内的三项人工智能芯片开发项目的初步可行性研究,分别是智能家居系统,智能健康终端及服务器,以及智能自动化务农系统,其首款人工智能芯片预计于2019年下半年完成。

  从技术角度看,据一家总部在深圳的AI公司芯片业务负责人表示,挖矿需要重复大量逻辑运算,矿机芯片重复大量简单的逻辑运算单元即可,设计比较单一。而AI芯片不仅需要海量运算,也需要高度的灵活性、高效的数据交互效率,去迎合深度学习在算法演进上的快速多变、适应神经网络的“奇思妙想”,挖矿芯片的算法和AI芯片有较大差距。

  从市场角度看,从矿机转向人工智能,矿机生产商直接面对的是华为、高通、AMD和NVIDIA等国际性头部企业,上亿元的开发成本、2年时间的设计成本和百亿元的代工厂成本。由此看来,这条路并没有那么容易。

 

人工智能交流群扫码邀请
人工智能交流群扫码邀请


转发量: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评价:
表情:
用户名: 验证码:点击我更换图片
数据标注服务

Copyright©2005-2020 Sykv.com 可思数据 版权所有    京ICP备14056871号

关于我们   免责声明   广告合作   版权声明   联系我们   原创投稿   网站地图  

可思数据 数据标注行业联盟

人工智能资讯   人工智能资讯   人工智能资讯   人工智能资讯

扫码入群
咨询反馈
扫码关注

微信公众号

返回顶部
关闭